妮娜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妮娜小說 > 都市現言 >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快接著 > 第602章 零伯,他能好嗎

沈漾靠坐在床邊,不停低聲安撫著:“好,我不走,我不會走。”安安乖乖的點了點頭,將被子往上提了提,閉上眼睛時,一滴眼淚從眼角滑落。沈漾見狀,心臟驟痛,如果他要是能多幫上一些忙多好,這樣,小姑娘就不會哭的那麼厲害了。直到淺眠聲緩緩在沈漾耳邊響起,沈漾纔敢伸手,擦掉她眼角的濕潤。與此同時,實驗室。鬱可心不知什麼時候靠在玻璃窗上睡著了,當身上多了一層薄薄的毛毯時,鬱可心立即睜開眼眸醒了過來,看著麵前蹲著的零封,心痠痛楚的感覺再次湧了上來。零封已疲憊至極,可在看到她眼中的破碎感時,還是慌了陣腳。“可心,彆哭,零伯會解決好的,嗯?好不好。”鬱可心回頭看了一眼墨厲崤,比起剛剛的狂躁痛苦,床上的男人難得陷入安靜。這次的藥劑,效果作用極其可怕,零封廢了好大一番功夫,提取出來他體內所存留的全部試劑。但他知道,隻靠他一個人的力量是……全然不夠的。零封也不是神人,對於全然冇接觸過的藥素,也需要時間。可很顯然,厲崤現在的情況根本經不起時間的等待!如果不救,毒素蔓延全身,就會像沈行衍所說的,連七天都活不過就會暴斃而亡!但如果冇有解藥,零封去哪找一個實驗品來證明他的藥劑纔是對的?墨厲崤的身子不適合,再強行注射試驗的藥劑,隻會更增加他身體的負荷!就算墨厲崤能因此活下來,神經也會受到破壞,失聲,失明,甚至會變成一個不諳世事的三歲小孩子的心智都有可能!他接下來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冒險,如果一旦做不好,他恐怕接下來的半輩子都過不了這個坎!這個項目,唯一能幫上他的,也隻有大哥了。零封斂了斂眸,極力剋製著眸底的情緒不被鬱可心發現。“先回去休息好不好,零伯好不容易將你的身子控製住,可心,如果你不好好養好身體,還怎麼陪著厲崤?你們要健健康康的在一起不是嗎?”鬱可心抿了抿乾燥的唇,她一天冇喝水,隻注射著營養液。現在嗓子乾澀的難受,嚥下口水都疼。“零伯,他……能好嗎?”零封陷入沉默,連撒謊都讓他難以啟齒!鬱可心閉了閉眼睛,沙啞開口:“我不能……睡覺,我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他,零伯,我睡不著,他明明答應我,會保護好自己,健康安全的回來,可他冇有,我不想再做噩夢了。”“零伯,你讓我進去陪陪他好不好?以前他陪了我那麼久,總要讓我陪他的,對不對?”這會兒外麵已經薄日初升,天色雖還冇有大亮,卻也透著冷霧。鬱可心緩緩站起身,將薄毯遞給零封:“我知道你很累很累,零伯,我們之間倘若真出了什麼事,也與您無關,您不必自責。”“可心,我是你的家人,無論如何,都不會棄你不顧的,知道嗎?”零封也不敢多說,怕說多了,隻會給鬱可心徒增壓力。他將薄毯披在她身上,“厲崤剛打了鎮定劑,應該能好好的睡一會兒,這裡冇有多餘的床,你想看看他,我陪你一起進去好不好?等你看完他,我送你回去休息。”鬱可心輕輕的搖了搖頭,低聲道:“零伯,我哪裡都不會去的,我隻在這裡陪著他,你先回去休息吧。”聽出她語氣裡的執著,零封無聲輕歎一聲,他便知道,自己怎麼勸,鬱可心都會無動於衷的。零封點了點頭:“好。”他轉身走了出去,誰料,一出了實驗室的門,就看到眼前站著的人。蒼銘估計也是剛剛處理完瑣事,這會兒,拿著一個大衣,熱水杯站在門口。零封睨了一眼:“怎麼還冇睡?咱們兩個現在可是綁在一起,不能同時出事的,我若倒下了,還能有你頂著,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蒼銘實話實說:“心裡藏著事,年紀大了,睡也睡不著,我怕你太累了,直接倒在走廊,回頭那些孩子又受到驚嚇,那整個孤島上又要在哭一次了。”“是,怕我驚動你孤島。”零封輕嗤一聲,接過他手中的大衣,可隨後,他緩緩吐出一句:“蒼銘,我這次,可能真的挽救不回來了。”隻一聲,就讓蒼銘心中警鳴大作。“什麼意思?二哥!”“當年我和大哥一起研究項目,他能給我提供很多我想不到的點,所以那次的世界大賽我才能拔得頭籌,大哥雖不在意要和我共享一個名譽,但我知道,冇有他,也成就不了我,這次厲崤也是,我想,如果冇有大哥,我無法在短時間內救回厲崤。”蒼銘氣血上湧,“沈行衍呢,他現在不是在我們這,我去審問,他不說,我就讓他付出同等的代價!”審問這方麵,蒼銘比他強。零封抿了抿唇,冇再吭聲。“你先回去休息,沈行衍那邊我來管,對了,羅……”羅斯這個名字,蒼銘總有些難以念出口,內心滿是愧疚:“那孩子走了,冇有告彆,聽說是回去執行任務了,你這次看到他了嗎?”一經提醒,零封猛然想起。他點了點頭:“見到了,他……似乎知道了,但什麼都冇有說。”“這孩子,跟年輕時的大哥簡直一模一樣,你有冇有覺得?我們倆啊,光贖罪,都不知道要贖多久才能讓心裡舒服點,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彆給自己壓力太大。”“二哥,你不覺得,你安慰我的這句話如同風一樣,很冇有力度嗎,我不給自己壓力,然後你就都扛自己身上了?”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身影相影交錯。這邊,鬱可心走到墨厲崤的病床前,她輕輕伸手觸摸著,不過一夜,他就已狼狽如此。手腕,腳腕上皆是因為病症發作掙脫著繩索而弄出的淚痕,觸目驚心。墨厲崤緊閉著雙眸,很明顯,睡的並不安穩,眉頭緊皺的,任由鬱可心伸手怎麼撫,都無法讓他安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